在e-mail中發現了這篇文章,很是震撼,也令我對生命有了很大的省思~

感動的是,不同於一般的追悼文,作者用第一人稱寫了這篇文章。而且運用了20歲年輕活潑小伙子的口氣,敘訴著死別的過程和心情。這讓閱讀的我少了一份哀戚&感傷,卻多了一些感動和對生命的珍惜! 

…「不論你是幾歲,你都能分享幾歲的生命。」8歲,就用8歲的能力愛四周的人,20歲就用20歲的熱情關心社會和四周的朋友。賺錢和地位都不能永活在朋友心中,唯有愛是天人永隔後的唯一橋樑…這是我很喜歡的一段文字。——他提醒了我:生命,沒有過去,沒有未來,只有『此時此刻』!~也只有愛,才是最大的禮物和寶貝!

而文中對於〝希望每一個人都珍惜自己的生命,珍惜別人的生命,敬業的完成每一份工作的「在意」〞的提醒,真有如一記當頭棒喝!~很多時候,一份輕忽,造成的結果卻可能是不可彌補的悲劇或遺憾!!

看著這篇文章,忽然想起,多年前在一課程中曾被問及:你希望看見自己的墓誌銘上寫些什麼?…我不禁想:我活著時是怎樣的一個人?我有什麼是值得被懷念的?我為愛我的人做了什麼?我完成我的天賦使命了嗎?我是誰?…… 

 

《我來過 我愛過-悼念清華大學學生葉昊定》

 【陳海珊】2009/03/04

<編按> 本文的葉昊定同學,今年2月23日在清華大學體育館內撿球時被意外電死,本文作者陳海珊是葉同學於花蓮海星高中就讀時的老師,本來這是一篇家人朋友之間的追悼文章,葉同學的母親希望透過媒體刊登,也許可以讓更多年輕人了解生命的可貴,因此由聯合新聞網轉載發表此文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98年2月23日星期一,今天開學了。下午練球,梅竹賽看我的。

今天下午3點多鐘,室內體育館練球,三對三鬥牛真愉快,流汗過癮,像是一掃過年的多餘體重。

下午4點20分前,一個界外球滾到牆旁的椅子下,我去撿球。嗯!好小的狹縫喔!

下午4點20分.....................

你好,我是葉昊定,今年20歲,嚴肅的說,我將永遠是20歲了。這種話像某明星的答案,為我來說是「我來過、我愛過」的終點。

如果你要問我對這件事的看法,其實就像是我20歲的生命,真的,我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,我就與你們天人永隔了,似乎是國中、高中時,生命教育老師說的:死亡的腳步,總是在你措手不及時,來到你跟前,在你還沒看清它之前,就已把你籠罩。 喂!我想要告訴大家一些我想說的事。

媽媽,對不起!爸爸走的時候,我看到您的痛,而我又讓您更痛更痛的傷心了,這是我最最最放心不下的。其實媽媽,您常常希望我開心,好像孩子開心了,您就會開心;而我也常常希望您開開心心的,因為您是我最摯愛的母親,看到您平安、開心,我也就放心了。

我們常常要讓對方開心而犧牲自己,對方又不肯對方的犧牲,而想犧牲自己;就好像變賣頭髮買丈夫錶鏈的妻子,和賣了金錶買象牙髮簪的丈夫一樣,看似一種失去的遺憾,卻成就無形而滿滿的愛。媽媽您和我之間就是如此,如今我已不再痛苦。為此,我親愛的母親,您將要思念我,直到您和我見面之日,但我的平安,我在主內生命的平安,將和您一起思念著20歲的昊定。

還有我親愛的妹妹,我還有一些念力,我願意把全部的念力放在你身上,我心疼你小小年紀要承受父親突然過世,五年後哥哥又意外死亡,你好有個性,我擔心你想取代哥哥而把自己ㄍ一ㄣ的太酷,反而失去自己原本生命的樣貌。我要祝福你在生活中永遠記得有愛和信仰。

親愛的同學們,其實在我火化之日,正是清大梅竹賽的開始,面對一大群清大和交大的學生而言,我的死亡只是一個報上的新聞事件而已,世界不會因為一個「他」死了而有改變的,但對你們而言,我們曾經一起打球,一起做科展,一起演英語話劇,聖歌比賽,許多mans talk,在你們心中的葉昊定突然死去,我想這一定嚇壞大家了(關於這一點,我有一點樂!想像我頑皮偷笑的表情)!我不想叫你們「把我的那一份一起活」的這種屁話,我只想告訴你們「活好」自己那一份就好了。就像許多清大學生一樣,對他們而言,我只是「他死了」。對你們而言是「葉昊定,你死了」,有人會記得我,也有人可能五年、十年後就漸漸淡忘我了,別難過;別自責,如果你忘了我,只因為我不夠,不夠照顧和關心你吧!不論如何,謝謝你們來送別我,如果我有時有一些「白目」的地方,多包涵了。

你問我說我有沒有遺憾......

我有耶!我有一個遺憾,我不遺憾沒去歐洲,我也不遺憾沒吃過頂級牛排,我卻遺憾年輕的我受盡家人的疼愛,老師的照顧,我在清大大二,我還想唸碩士、博士,但我最大的遺憾是我想我可以是一個造福社會,為社會有貢獻的人,可惜,我才大二,受人點滴在心頭,卻還沒回饋社會就已失去生命了。

這樣的遺憾若能與你分享,我想應該是:「不論你是幾歲,你都能分享幾歲的生命。」8歲,就用8歲的能力愛四周的人,20歲就用20歲的熱情關心社會和四周的朋友。賺錢和地位都不能永活在朋友心中,唯有愛是天人永隔後的唯一橋樑。

你說我會不會埋怨或是責怪誰嗎?我很想這樣,但是我多年的教養,已教導我認識生命的所有變化,從阿根廷到台灣,父親的過世,喜歡班上的女生,可惜她對我沒意思,真的,我不會埋怨誰,尤其當我生活在信仰中,我就更不想去責怪了。只是,我想說,任何一個人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一定要完全的盡責,一個不在意,一個無所謂,就危害了一個人的生命,就傷害一個家庭,如果清大的工作人員可以檢查每一個小細節,如果他們在接獲學生通知時,可以在意並且去修復,我就會在球場上繼續投籃,我也會快樂的分享生命,我也會......不說了,我現在希望每一個人都珍惜自己的生命,珍惜別人的生命,敬業的完成每一份工作的「在意」。

我不知道自己活著時是怎樣的一個人,我肯定絕對不是一個活的死人,因為我好熱愛清大的學習生活,我愛我的朋友,我愛籃球。如今我死了,我真的渴望永遠活在大家心中。嗨!你會記得我的什麼呢?

我的歌聲、

我黑黑的皮膚、帥帥的臉龐、

我耍寶的笑容、

還是我對生活的認真,

我不知道耶!我實在只想大家記得我,因為我活過,我愛過。

最後,我謝謝大家愛我。如果我們有一些誤會、不愉快,請原諒我。這個舞台我已成功演出,再會了。

 

 

nunu041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Penny
  • 愛!真令人感動!謝謝你的提醒 我會努力愛盡身邊的人,愛透我家那個老大><
  • 親愛的:妳也太早了吧!~這麼早就上Blog看文章,真令我感動呢!!~我們一起加油,把愛傳出去!

    nunu0412 於 2009/03/24 09:39 回覆

  • in22julie
  • 很棒的文章.感人~~